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出土的建筑构件(拼版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出土的建筑构件(拼版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2月19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结果,20个考古项目入围终评,其中就有河北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就在前不久,该项目上榜2018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据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将于今年3月在北京举行,年度“十大”花落谁家届时将最终揭晓。

  点击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初评结果揭晓

  由国家文物局主导的“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21152;?990年,每年举办一次。按照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章程的有关规定,中国考古学会第七届理事136人、全国84家发掘团体资质单位具有初评投票权。此次评选活动办公室共发出选票220张,收到有效选票177张。根据投票结果,包括崇礼太子城遗址在内的得票排名前20的项目入围2018年度终评。专家们在重要考古发现的学术意义上取得比较统一的认识,得票第一的项目获得166票,位列前十的项目得票数均在120票以上。

  据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去年11月底启动,评选活动办公室共收到各地主动申报的参评项目34项作为初评候选项目。经投票产生了入围终评的20个项目,年代从新旧石器时代到晚清,时间跨度长达上万年。它们分别是(以遗址时代早晚为序):广东英德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浙江德清中初鸣?#38388;?#25991;化玉器加工作坊遗址群、陕西延安芦?#32467;?#26032;石器时代遗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新疆温泉呼斯塔遗址、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甘肃宁县石家墓地和遇村遗址、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河南荥阳官庄遗址两周及汉代手工?#24213;?#22346;遗存、内蒙古福路塔秦文化墓地、四川渠县城坝遗址、江苏张家港黄泗浦遗址、辽宁北镇医巫闾山辽代帝陵遗址群、河北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19981;?#20964;阳明中都遗址、辽宁庄河海域甲午?#20004;?#36951;址(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

  深入 辽金考古重要成果不断

  据悉,从地域分布来看,此次入围的20项考古发现来自15个省、市和自治区。从整体看,分布省份较多,地域分?#23478;?#27604;较均匀,不论是南北方还是东西部均有项目入围,考古强省继续保持良好势头,边疆省份多点开花;从年代分布来看,史前考古有4项入围,夏商周考古有7项,秦汉考古有3项,唐宋元明考古有5项,近现代考古有1项入围,其中夏商周考古占据了入围项目的三分之一,占比最高,?#26377;?#20102;去年的强劲势头;从遗址类型来看,依然以居址、墓葬和城址为主。

  有?#30340;?#20154;士称,去年重要考古发现较多,票数竞争激烈,从目前入选的田野考古项目来看,最大的特点就是,对解决重大学术问题和重大历史问题有非常关键的作用和意义。

  ?#36865;猓?#20170;年有两项辽金考古项目入围,除了我省的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还有辽宁北镇医巫闾山辽代帝陵遗址群。回顾近五年的入围项目,可以看到辽金考古年年都有重要发现入围,主要集中在东三省及内蒙古、北京、河北等地,其中更有三项获评“十大考古”。

  聚焦 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

  今年1月10日,崇礼太子城遗址成功入选“2018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通过考古发掘,结合史料记载,专家们初步推断太子城遗址是金章宗夏捺钵的泰和宫,系首次发现金代行宫性质城址,对研究辽金元时期的城市建设特色和变迁具有重要意义。

  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位于张家口市崇礼区四台嘴乡,东南距北京市区140公里,现为河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该遗址位于北京2022年冬奥会及冬残奥会张家口赛区奥运村及冰雪小镇内,为做好遗址保护,2017年5月起,河北省文物研?#20811;?#24352;家口市文物研?#20811;?#23815;礼区文广新局、承德市文物局田野考古队等,对遗址开展了全面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证实太子城城址为一座长方形城址,总面积约14万平方米。现东西南三面城墙存有地下基址,墙外有护城河,南门外有瓮城。城内确认建筑基址67座,道路14条。

  该考古项目负责人、河北省文物研?#20811;?#21103;研究员黄信透露,去年5月河北考古人对太子城遗址南门、9号基址、3号院落、1号与2号院落南院、东南角、城西外基址等6处地点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掘6500平方米,主体结构、布局基本搞清楚了,包括建筑怎么布局、大概道路?#36864;?#31995;、前朝后寝、轴线上有哪些东西以及城门结构?#21462;?/p>

  据悉,该遗址出土了各类泥质灰陶砖瓦、鸱吻、频伽、凤鸟、脊兽等建筑构件以?#25353;?#21360;“内”“宫”“官”字青砖和刻“尚食局”款定窑瓷器。通过考古发掘,专家初步推断崇礼太子城遗址是金章宗夏捺钵(捺钵意为行营)的泰和宫,为金代行宫性质城址的首次发现,对辽金元城址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作为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太子城遗址是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其双重城垣选址理念,主体建筑?#25163;?#32447;分布、前朝后寝的布?#22336;?#24335;,对金代捺钵制度、行宫的选址与营造研究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对于金代都城研究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期待 3月“十大新发现”将揭晓

  据记者了解,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将于3月27至29日在北京召开,届时年度“十大”花落谁家将最终揭晓。

  黄信介绍,2019年太子城遗址考古工作目前仍在?#20013;?#36827;行中,主要是轴线上和相关城墙的考古,在冬奥会之前不会再进行大规模发掘,冬奥会结束后太子城遗址考古将展开,把金代行宫作为一个课题来做,太子城是其中之一。

  据悉,我省已委托清华大学编制太子城遗址保护、利用和展示规划,今年,我省将开始在太子城遗址范围内建设遗址公园。2022年遗址公园竣工后,这里将向各国嘉宾和运动员全面展示太子城遗址的考古成果和文化内涵。太子城金代皇家行宫遗址将为冬奥会举办增添浓重的中国文化元素,同时,冬奥会的举办?#27493;?#35753;太子城皇家行宫遗址的历史文化价值得以充?#32456;?#31034;。(燕赵都市报记者 杨佳?#2044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