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觉醒晶缎是做什么的
人大藝苑
當前位置:首頁  > 人大藝苑

《我們這一代》:黑夜給了他們黑色的眼睛

2018-03-20 14986次瀏覽 作者:黃華敏

2017年12月31日,這一天標志著最后一批90后成年了。我們長大成人的同時,父母們正逐漸老去,從青春期的叛逆到長大后的代溝,年輕人似乎與父輩們總是有著打破不了的隔閡。

“十五歲的時候我跟你一樣追趕流行,但五十歲我開始熱愛俗氣的一切。你覺得是我老了嗎?不,我只是一如既往的熱愛十五歲時喜歡上的東西。”父輩們成長在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如何去了解一個我未曾經歷過的年代?透過肖全攝影作品《我們這一代》中所記錄的時代面孔,我想試著去了解那個父輩成長的青春年代——

八十年代的中國,剛剛結束10年政治動蕩,社會在波折中前進,改革開放緩慢起步,而文藝界卻意外地是一片大好春天。電影、詩歌、小說、音樂、舞蹈、繪畫……各類藝術百花齊放。張藝謀、陳凱歌、賈平凹、三毛、王朔、崔健、竇唯、楊麗萍、陳丹青……各界人才橫空出世。

《我們這一代》張藝謀 。肖全 攝

你可能偶爾才看書,但一定常看電影。

八十年代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年輕導演在中國電影史上被稱為“第五代導演”,他們在少年時代遭遇十年浩劫,被卷入上山下鄉的時代潮流中,恢復高考制度后才得以重新進入校園接受教育。

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等都是中國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曲折的成長經歷讓他們體驗了復雜的社會生活,這使他們有著深厚的生活積淀。在創作中,他們將視線集中在對中國鄉土的關注和解讀上,對社會底層保持著注視和同情,他們的藝術作品里透漏出對民族的深切熱愛和憂患意識。

1987年,張藝謀開始執導第一部電影《紅高粱》,由此開始他的導演生涯。《紅高粱》通過對中國老百姓的群像刻畫,展現了中國農民的精神狀態,也體現了導演個人對人的本性與本質的思考。在那個一切都還樸素的時代,藝術取源于生活而不過分脫離現實,導演是真正的將個人的生活閱歷揉入進創作中,電影是真正反映真實生活情感的藝術。

《我們這一代》崔健 。肖全 攝

你可能很少聽搖滾,但應該聽說過崔健。

搖滾樂起源于上世紀40年代的美國,以其靈活大膽的表現形式和富有激情的音樂節奏表達情感,受到全世界大多數人的喜愛。而中國搖滾樂的興起與發展,相對西方延時了近40年。直到1986年,崔健在北京用高亢而真誠的嗓音嘶吼出這首《一無所有》,才正式開啟了中國搖滾樂的時代。

“我曾經問個不休  你何時跟我走”

“可你卻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我要給你我的追求  還有我的自由”

“可你卻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搖滾樂的出現,不僅讓八十年代痛苦、失落、迷惘又無奈的中國青年們,找到了一種釋放自己能量的渠道,更以其反抗主流意識形態、追求自由理想的先鋒精神鼓舞了一代熱血青年。玩搖滾,用音樂肆無忌憚地揮霍青春活力,勇敢吶喊出心中的理想與追求,原來如今穩重端莊的中年父母,他們也曾那樣的“離經叛道”啊。

《我們這一代》顧城 。肖全 攝

你可能不會寫詩,但或許讀過不少詩。

朦朧詩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伴隨著文學全面復蘇而出現的一個新的詩歌藝術潮流。朦朧詩以內在精神世界為主要表現對象,詞匯明確簡單,詩意隱約含蓄。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顧城,這位專注于自然界美好純凈事物的“唯靈浪漫主義”詩人,用短短兩句話抒發了在文革歷史階段中成長起來的那一代人,對黑暗的否定與反思、對光明的向往與追求。

在那個詩歌風靡的年代,成為詩人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情,組建詩歌會,以詩會友,以巨大的熱情投入到詩歌創作中,他們用簡單的字眼、樸素的詞句,努力地營造一個物外的、單純的、與世隔絕的世界,這個世界存在于詩意中,不會輕易被世俗所打擾。

作為一個90后,我永遠無法再次經歷父輩的青春歲月,他們那一代人曾經的缺失、渴望以及對個人命運的抗爭,是我遠遠無法感同身受的處境。回望歷史,了解父輩們成長的時代,至少可以讓我們對他們有多一份理解,你看,他們也曾是少年啊。(黃華敏)

(責任編輯:劉鍛)
上一篇: 我的母親
下一篇: 燈塔之魂
奇迹觉醒晶缎是做什么的 体彩金七乐玩法介绍 排列3开奖结果 pk10冠亚和值3 北京赛app机器人 飞鱼钱包苹果下载 江西时时停 22选5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最新 山东体彩扑克牌3开奖结果 时时缩水app 96068时时彩中官方网站 云南11选5走势图牛 双色球开奖2019074期